首页 > 加拿大星际28

加拿大星际28

今天,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面临着在中国文化和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建设中,创建中国学派和中国话语的任务。我们以为,中国学派不可能凭空建立,具体到电影理论和批评,中国电影理论和创作批评中的关于国家理论的历史经验和当代成就是建立中国学派的宝贵资源。

一是大湾区合作的主旋律是什么?有人说是开放。现在搞了这么多自贸区,更多讲金融怎么开放,当然这一块很重要,但我觉得开放的相对优势已经没有四十年前那么明显了。

官方电影机构也有故事片形式的“新生活电影”出品,其中以军委会政训处电影股比较惹人注目。1934年底,蒋介石亲自向新生活运动促进总会发出“训示”,指出“电影为最好的宣传工具,总会可将衣食住行各方面——新生活的,不新生活的——用电影演出,给观者一种明白比较,何者应仿效,何者应革除,可一见而知”,根据“训示”,该总会编制了“《黄老虎》剧本材料”,交给政训处电影股“分幕摄制”。《黄老虎》(由于缺乏资料,难以判断其类型和内容)大概是这一时期唯一的一部由新生活运动推动机关直接参与创作的电影。(22)该片是否完成,尚不得而知。据当时媒体报道,“行营电影股”1935年又“拟摄宣传新生活运动之影片《再生》”,为此该片导演李钟茵决定聘请“过气”明星夏佩珍担任女主角,双方合同签好之后,却有人提出“以专演关秀姑一流人物之明星表演此片,似非所宜”,导演因此违约,不再聘请夏佩珍。(23)从明星与影片意义生产之关系的角度看,电影股与夏佩珍解约是有道理的(男明星请的是龚稼农(24))。但像《模范青年》一样,《再生》在此后的媒体报道中也“消失”了。与此同时,另有一部宣传新生活运动的电影《新生》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它与《再生》拥有同样的导演和男主角。(25)而据记载,在同一时期军委会政训处正出品了一部名为《新生》的“教育”类影片。(26)以此推测,《新生》与《再生》当是同一部电影。不过,在《电化教育》的“推荐语”中,《新生》却变成了“群星电影研究社”的出品。(27)限于资料,目前尚不能确定此“研究社”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但既然有此记载,可能的情况大概是,政训处电影股开始了《再生》/《新生》的拍摄,但却没有完成它,而由另一机构接手(或被委托)了摄制工作。

中国虽然有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行政特区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但是却没有真正实行普遍的地方自治制度,地方政府只是上级政府的下属单位,虽然依据事实需要和改革的结果,地方有一定的自主性,也存在中央与地方事实上的分权,但是,中央与地方、地方各级政府之间的权利义务在宪法和法律上并没有被明确的规定,收放权的反复一直存在,收放权的决定权在于中央。无论从事实上亦或法律上,中国的地方政府缺乏行政法人所必需的独立财产和自主地方事务的权力。任何国家的地方政府包括联邦制国家的地方政府都不可能是完全独立自主的,但是,在实行地方自治的国家,如法国、日本等单一制国家,地方政府均单纯享有地方事务自主权。无论是在德国、美国抑或法国和日本,地方政府(自治团体)的领导人都是民选的,因此,他们不会唯上级政府旨意是从,必须考虑选民的意愿。

我认为,“法理”就是这样一个足以精准表达“良法善治”的现成的概念。从梁代政治家、史学家萧子显(489-537年)提出“匠万物者以绳墨为正,驭大国者以法理为本”,到唐代政治家、史学家杜佑(735-812年)提出“不习经史,无以立身;不习法理,无以效职”,“法理”这一中国本土文化概念所表达的正是以良法治国理政。今天,我们对“法理”这个概念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之承载良法善治的实践性价值,推进中国法学转型升级。“法理”应是法理学的中心主题,并应成为中国法学的共同关注,如今这一主张已经取得了法学界越来越广泛的认可,中国法学家群体对法理概念的理论自觉已经形成。

(二)从《农为邦本》到《新生活》

通常认为,明星公司的《女儿经》曾被国民党电检机关篡改,(38)但根据现有资料,则不仅没有篡改的明确证据,相反却有一些它可能根本未被电检机关做出任何实质性修改的证明:查阅《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公报》可知,在1934年10月份《女儿经》上映之前,没有该片曾被修剪的记录;恰恰相反,《公报》的一次会议记录倒是暗示,中央电检会甚至曾经想要删去《女儿经》中有关“双十节”的部分,只是在其上级部门中宣会的干预下才予以保留。(39)由此也可推断,所谓“双十节场面”——它包括影片中的“新生活提灯会”——原本就存在于剧本中。更有甚者,从当时报道来看,在其最初构想中,《女儿经》直接涉及新生活运动的场景,并不是只在现存影片版本的结尾部分。一幅报道《女儿经》中妇女形象的图片显示,本片中有顾梅君饰演的女教员一角,她正侧身面向镜头之外进行讲解,在其身后(或说身前),黑板上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大字“妇女的新生活”,图片的文字说明,则更是直白的国家话语:“新生活,新生活,先觉觉后觉;不在口头空谈,还要切实去作。”不过,这幅画面,及其背后所包含的必然跟新生活运动有关的故事,并未出现在现存影片中(报道中出现的其他图片,也有很多是现存影片中看不到的)。(40)

俄人如此选择线路,当然有适应地形的考虑,“盖露人选择满洲铁道之线路,只标准其地势之便否,而平时之都邑,毫不置于眼中。故其于旧来之都邑与新都邑之间,必使之联络接合,以便货物旅客之收拾”(72)。但是,俄人还有其更深一层的目的,“假如便于其铁道,而不便于旧来之支那都邑,彼则宁利用其铁道之势力,以开露西亚都邑之新基,不复存顾支那都邑矣”(73)。

薛刚凌教授是对行政主体理论较早提出质疑、也是持续关心行政主体理论的学者,她认为西方国家行政主体制度具有保障行政分权和自治、确认和保障多元行政利益等功能。章剑生教授则将国内外行政主体概括为两种模式,即“分权主体模式”和“诉讼主体模式”。行政主体理论在西方确实具有保障分权、确认和保障多元行政利益的功能,然而,理论是现实的反映,“分权主体模式”建立在行政地方分权和公务分权现实的基础之上,所谓“确认”是对已经存在的法律事实、法律关系的确认。当然,理论也可以反过来发挥其指导行政法治实践和行政法学研究的功能。

此外,学术界没有论及的问题是,任何事物都是既有优点又有缺点,中国的行政主体理论就真的一无是处吗?中国的行政主体理论基于当时的《行政诉讼法》起草、颁布和实施的背景应运而生,从而满足实践的需要,将应诉的(部门)行政机关视为行政主体本身有利于行政机关明确自己的责任。按照西方的行政主体理论,国家、地方团体是主要的行政主体,政府部门不是行政主体,他们只是代表国家(或行政主体)应诉而已。中国的理论强调每个政府部门都是行政主体,独立地承担法律责任和行政诉讼后果。虽然行政机关代表的是国家或者地方团体(地方政府),但是,大部分行政行为都是部门行政机关做出的,有权必有责。强调对自己的决定和行为负责,其实有利于增强具体做出行政决定和行政行为的机关的责任心。所谓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正是中国的行政主体理论的优点。当然,很多学者论证尤其是通过国家赔偿来说明行政部门没有独立的财权,因此不能独立地承担责任。如果说独立的财权,中国的地方政府也是没有的,以此类推,岂不是地方政府也不是行政主体了。如果严格按照西方的理论,中国的行政主体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家。如果按照法人的理论,中国政府的部门固然不是独立的法人,难道地方政府就真的达到独立法人的标准了吗?再者,行政主体的法律责任只限于财产责任,就可以说行政主体的责任主要是财产责任吗?如果说民法上的法人责任主要是财产责任,行政主体的责任就很难明确了。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探究。

随着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正在媒体领域催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传播格局发生重大变化,过去主流媒体牢牢占领的“舆论主场”,现在变成了众人涌入的“舆论广场”。媒体发展的趋势可以说是快中有变、变中有忧。

早在新中国建立之初,毛主席在亲自为《人民日报》社论撰写的《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一文中,就为建立这样一种电影观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武训传》由从20世纪30年代就在上海从事进步电影运动的孙瑜导演、赵丹主演。1950年底,影片甫一公映就受到当时报纸和媒体的一片好评,但毛主席显然对《武训传》和影片歌颂的以传播文化为己任的武训其人持有不同观点,他质问道:“(影片表现的)不是以阶级斗争去推翻应当推翻的反动的封建统治者,而是像武训那样否定被压迫人民的阶级斗争,向反动的封建统治者投降,”“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应当歌颂的吗?”显然,毛主席把对一部电影的批评放在千头万绪的国家大事的重要位置,绝不是偶然的。当时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初,百废待兴,文化界、电影界对于新中国的文化和电影将要走向何方显然并不清楚,许多人(包括《武训传》的创作人员)以为上海电影中的传统将会原封不动得到延续,事实证明他们错了。在毛主席看来,如果1949年以前的电影应该为打破一个旧中国服务的话,那么1949年以后的电影就应该为建设一个新中国服务。不认清这一点,就可能导致《武训传》所暴露的“思想混乱达到了何等的程度!”事实上,他当时对建设新中国的文化和电影已经有了一幅清晰的蓝图并准备把它付诸实施。对《武训传》的批判可以看作这种改造和建设的第一步,也是1949年以后中国当代文化重大转向的一个明确标志。

法官针对案件的特殊性以及被告人的特定状况所作出的符合常理的判决,即是个案正义。个案正义是普遍正义的具体化与个别化,它以普遍正义为标准,但在外延上又不完全等同于普遍正义,后者囊括的范围更广。在通常情况下,两者之间并不矛盾,例如,人们不会认为应当被判处无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人因为有悔罪情节而对其免除处罚是公正的。此时,个案正义仍处于普遍正义的覆盖范围内,是普遍正义的“精确化”。有些情况下,个案正义的实现可能会改变法律的“普遍适用性”,比如许霆案、辱母杀人案等,但这种改变绝非是个案正义超越普遍正义,而是适用僵硬的法律规则处理个案并不符合普遍正义的缘由。事实上,刑罚裁量都是针对个案的,而不同个案又有不同的正义标准,将抽象的法律规则适用于不同的案件当然应该有所区别。在此层面上讲,个案正义不是普遍正义的例外,两者是抽象与具体的关系。笔者认为,根本不存在普遍正义之外的个案正义,个案正义也并非优于普遍正义,它只是后者的真子集,即符合个案正义一定也符合普遍正义,两者之间是被包容与包容的关系。

后殖民主义理论在学术界影响巨大,爱德华·萨义德所著的《东方学》(1978)是这一领域的经典著作。萨义德将研究目标指向了被西方学术界边缘化的东方或第三世界,并且他“使用了福柯的话语概念和权力-知识连结的概念来考察西方帝国主义的权力和话语如何建构了一个程式化的‘东方’的方式”⑥。他认为“西方和东方之间存在一种权力关系、支配关系、霸权关系”,并且东方“可以被制作成、被驯化成‘东方的’”,⑦还时常扮演着相对于西方的“他者”的角色。可见,“东方”除了指涉其地理位置外,还蕴藏了强烈的政治与文化内涵。总之,在萨义德的理论中,在意识形态上制造代表“理性”的欧洲和代表“非理性”的东方是同时进行的,东西方的表征被锁定在相互连接但并非对等的权力关系之中。后殖民理论也常常被借用成为电影批评范式之一。萨义德就曾集中以西方电影中的阿拉伯人形象进行批判,形成了独特的、具有电影理论视角的话语。

关于服务的创新,服务某个程度上是人的问题。香港现在走的路我非常同意,我们有好几个优势,比深圳厉害,比如税收、竞争自由、服务业,有优势就要拿出来把它用到最好,只要世界最厉害的人才都来到香港,就无所畏惧。

用百姓的血汗去搭建一个仅仅属于个人的荣誉宝塔,为我们所不齿;用国家的资源去建立一个仅仅服务于某个行业的形象广告,为我们所不为;用社会的财富去构筑一个仅仅是为了个人谋财的机器,为我们所不屑!中国电影学派的扛鼎之作,必定体现的是电影所具有的总体价值,它既是经济,又是艺术的;既是美学的,又是政治的;既是教育的,又是娱乐的。单纯地去追求一种电影的效果并不困难,那些善恶分明、黑白对立的类型电影是对观众最好的教育吗?也许,那种能够用好人和坏人来简单区分的电影,除了能告诉我们基本的价值分类之外,并不能给予我们心智更多的启示。无论是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还是一种行业的道德垂范,乃至一个人的精神取向,都不能完全采取单向度的价值取向,否则,就很难建立符合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价值体系。中国电影学派追求的价值诉求是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艺术品质与思想品质、本土性与国际性的高度统一。

今天,我们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面临着在中国文化和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建设中,创建中国学派和中国话语的任务。我们以为,中国学派不可能凭空建立,具体到电影理论和批评,中国电影理论和创作批评中的关于国家理论的历史经验和当代成就是建立中国学派的宝贵资源。

比如香港已经很发达了,珠三角九个城市也已经有一个比较高水准的一个分工和一个存在。搞了大湾区以后,必须要有升级,那么应该怎么升级,如果不是大湾区的话,大家也都各做各的,也有一定的合作,但有了大湾区在一个框架下可能有更大程度的融合,融合就会产生转型升级。这就是说“9+2”里互相之间都是怎么融合,比如说现在基础设施已经在融合了,可能那些原来的地铁规划也都有,但有了大湾区可能会加快一点,还有城际铁路或者高铁之类。

马克思指出,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的精神上的精华。当今世界,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方面,经济全球化潮流使世界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空前加深;另一方面,世界面临的挑战层出不穷、风险日益增多,军事冲突、恐怖主义、难民危机、网络战争、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加剧。在这种背景下,以零和博弈为基础的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肆意滥觞,民粹主义、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逆全球化潮流粉墨登。匀死喾⒄勾囱暇粽。习近平总书记审视全球发展大势,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和中国传统智慧,对新时代的紧迫课题进行了哲学的解答。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版权所有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本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